文章详细

第四次信息文明时代已来临,你做好准备了吗?专栏

/ 谢耘 / 2016-04-18 15:46:19
  迎着人类第四个文明形态信息文明的曙光,处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时期,再次面临千年未有之变局的中华民族,如上世纪之初那样,需要一批
  迎着人类第四个文明形态信息文明的曙光,处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时期,再次面临“千年未有之变局”的中华民族,如上世纪之初那样,需要一批通古今千年之变,贯东西文化承传,谋天下福祉大局,为万世子孙太平,而居安思危、主动应变、忘我奋斗、知行合一的开拓者。 
 
  信息技术再度放射出夺目光芒
  在人类刚刚跨入新千年之际,几乎伴随着 911的发生,美国纳斯达克股指从 2000年 3 月 10 日的最高点 5048.62 点,狂跌到 2002 年 10 月 10 日的 1108 点。自1990 年美国向社会全面开放互联网之后形成的网络科技泡沫被无情地戳破。面对信息技术的沉沦,政治家、经济学家与技术专家们都在谈论哪个领域的技术会继信息技术之后成为推动经济发展的引擎,当时普遍被看好的是生物技术。
  后来的事实证明,人们大大低估了信息技术的潜力。几年之后,云计算的出现让信息技术重现生机。紧随其后的是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等新技术和新应用。而且,信息产业巨头的市值也一再打破历史记录。人们终于意识到,虽然自上个世纪 40年代以来,信息技术已经一再创造了令人瞠目的奇迹,但是它的潜能开发还仅仅处于起步阶段,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它依然是推动经济与社会发展无可替代的强劲发动机。 
  让信息技术再度放射出夺目光芒的关键,不是那些流行的热点,而是在摩尔定律的驱动下,超大规模集成电路于 2010 年开始登上了一个历史性台阶——集成电路的最小线宽从 32 纳米开始跨入惊人的 22 纳米量级,一个大头针小小的圆头上,可以容纳超过1 亿个晶体管。由此使得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芯片的处理能力不再是应用的瓶颈。强大而廉价的处理能力不仅提供了充沛的计算能力,也为我们提供了足够的通信带宽以及海量的存储能力。信息技术基础技术平台对于应用发展的制约历史性地消失了。由此才有了云计算,大数据,移动互联网等等新技术新应用的快速发展。
  当一个产业的基础技术能力不再成为应用的瓶颈,这个产业才走出自己的少年时代,开始了其蓬勃发展的青春年华。信息产业正是在 2010 年跨出了这个关键的一步,实现了历史性转折,拉开了其全面而深刻地改变人类社会的大幕。这个转变,不仅仅使信息产业进入了一个新的黄金发展阶段,更为重要地是它托举着人类文明史上第四个文明形态信息文明东方破晓,新型文明的曙光正在穿越人类历史的地平线,给人类工业文明的天空抹上了一缕绚丽的彩霞。 
  在过去的很长时间里,信息技术都是被当作一个辅助性提升手段或工具来看待的。我们有以 CAD 为代表的一系列的 CAX 技术,即各种计算机辅助性应用;我们讲要用信息化促进工业化;我们要对工业生产做智能化再造,让工业进入所谓的 4.0时代……
 
  历史的启示
  历史不会简单地重复,但是过去的历史会给我们很多对未来的深刻启示。
  当人类开启工业革命的时候,工业技术对社会的作用仅仅是提升改进了农业社会的农业生产过程吗?这固然是工业革命的作用之一,但是今天我们回头看,工业技术对人类社会的改变,远远超越了对农业社会的提升与改进。我们固然抛弃了镰刀锄头,而采用大型农用机械来耕种。但是更重要的是,传统的小农经济在工业技术的冲击下土崩瓦解,从而形成了集约化生产的现代农业;农业文明多代同堂的大家族,被分解为了小家庭;在农业社会已有的经济产业形态外,形成了大量的全新的现代经济产业形态,其创造的财富,远远超过了工业技术对农业社会经济产业提升后的产出。 
  新技术对于传统而言是一个双面兽,它不仅有温情友善的一面,更有冷血无情的另外一面。而后者更体现了新技术对传统的本质作用。 所以,工业技术的出现,不是简单地强化提升了农业文明,而是催生人类社会产生了全面颠覆性的变革。工业文明以完全不同于农业文明的形态,成为了雄踞人类文明史的一座高峰。
  那么,我们站在今天,站在中华文明复兴的历史关头,站在人类第四个文明形态——信息文明曙光初现的时刻,我们需要问自己:我们将要拥抱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崭新文明?中华民族,作为世界上唯一一个跨越了过去三个文明形态的民族,在人类迎接信息文明的时候,我们的身份是一个文明的开拓者,还是如在工业文 明阶段那样,依然是一个文明的追赶者?
 
  信息技术会颠覆乃至摧毁传统的产业 
  当坐在电影院观看3D电影《阿凡达》的时候,我第一个反应是信息技术又开始无情地颠覆一个风光无限的产业了。《阿凡达》让我们看到,我们可以借助强大的计算机处理能力,去创造在现实中无法实现的场景,甚至演员已经不再重要。我想不会过多久,导演就会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程序员。只要一个剧本,他便可以利用计算机制作出一部震撼大片。演员,道具,摄影,外景地等等都不再需要。如果说以前信息技术是在改进提升电影的制作水平的话,这一次则完全不同。信息技术将在根本上颠覆甚至可以说将摧毁传统的电影业。未来的流行大片,可能就是有才华的普通人的作品,而不必出于大牌导演之手。制作一个大片的成本也将降低到惊人的程度,类似于今天很多人在做自己的动画那样。  
  随着制造设备的智能化,德国提出了工业 4.0 的计划。其核心是用智能化的信息技术,提升改造传统的制造业,让制造过程变得更加高效灵活。但是,信息技术给传统制造业带来的,恐怕并非是这样温暖柔情的帮助,它可能会冷酷无情地改变产业的整体结构。我们可以设想未来在中国,存在几个大型的综合性智能化的零部件制造中心。它们从网上接收各个整机厂的订单,生产各种零部件,然后各个整机厂再将零部件组装测试形成最终产品。整机制造业将进一步轻资产化,智能化的零部件生成设备将集中在那些为数不多的综合性智能化制造中心里。这与今天发生在信息产业中的云计算中心的建设非常类似。这种变化,将改变传统制造业的产业结构与价值链。制造设备的高度智能化,将使得这种模式成为可能;而人类对财富增长的追求,将使这种模式成为必然。 
  有人可能会说信息技术、特别是互联网, 不是让社会变得更加去中心化吗?3D 打印等智能设备不是会让生产分散化和家庭化吗?
  在信息产业中,互联网催生出了极少数空前的霸主。在通用 CPU 领域,曾经闪亮的品牌如 PowerPC,SPARC等,被互联网貌似“去中心化”的力量抛到了历史的尘烟之中。在这个过程中英特尔成为了一个高耸入云的孤峰,几乎垄断了除移动设备之外的全部市场;而几个互联网的新贵,如谷歌阿里等,则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如黑洞一般地吞噬着惊人的社会资源与财富,不断创造着企业市值的新高;在信息产业服务应用中,云计算模式的风行也与去中心化完全背道而驰。它犹如现代农业对小农生产方式的否定,在用大型云计算中心去不可抗拒地改变着信息应用原来自建自用的无中心分散模式。 
  我们无论如何不应该无视这些信息技术催生出来的垄断性巨头与高度集中的模式,而去奢谈社会或产业的去中心化。我想,对“去中心化”这种小农生产方式的憧憬,仅仅是自由知识分子陶渊明式的浪漫想象。只要财富的增长依然是人类追求的核心目标之一,集约化生产方式就有着无可匹敌的优势,特别是在智能化的信息技术从根本上消除了集约化模式与个性化需求之间的矛盾之后。去中心化的小农生产方式,具有内在的物质资源利用的不经济性,只能适用于一些特定的领域,如非物质虚拟产品的生产,而不会成为与物质性产品密切相关产业的主要生产模式。
  信息技术的发展,与其说是产生了去中心化的效果,不如说是带来了社会的扁平化趋势。而扁平化并不等于去中心化。扁平化是将资源与权力推向了两端---普罗大众与少数的垄断性中心。我们很难说在这个扁平化的过程中,哪一端受惠更大。 
  信息技术不仅会颠覆乃至摧毁传统的产业,它还将改变我们身边的一切。在波音787 客机上,舷窗已经取消了遮光板,因为舷窗的玻璃采用了电控变色的材料,成为了信息化窗户。这样的窗户进入千家万户只是个时间问题。到那时窗户还会悬挂窗帘,但那更多的是为了装饰。进入信息社会之后,我们身边的这些寻常之物都会不断地被信息化。比如我们的座椅卧床将会智能化,通过传感器获取数据,根据我们的重量、体型与喜好,而自动改变形状,让我们始终处于最舒适的状态。 
  汽车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通工具,是工业文明的核心产物。我们今天在以极大的热情关注新能源汽车。但是,信息技术给汽车产业带来的颠覆性的影响,并非是汽车用什么能源来驱动,而是汽车是否还需要人来驾驶。
  当做电动汽车的特斯拉公司的股票被炒到天价的时候,包括谷歌、奔驰在内的一批国际巨头,正在埋头默默地努力让汽车摆脱对人的依赖能够自主行驶。自动驾驶汽车的正式上路运营,将对社会造成全面的冲击。我们必须修改相关的法律与金融规则,以适应无人驾驶的汽车出现事故后的责任认定与处理方式;为汽车使用的基础设施必须做全面的适应性改造,以保证自动驾驶汽车能够准确地感知周围的环境;司机这个职业将消失,驾校将成为历史;当然汽车技术与产业本身也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谷歌的参与就昭示了这种变化的颠覆性。  
  由于汽车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通工具,所以这种变化对社会造成的冲击要比上述的内容更加广泛与深刻。当汽车实现自动驾驶之后,所有的车都将“挂”在网上,供不同的使用者及时召唤;公共汽车、出租车、公务车与私家车的分界将消失。当你随时可以叫到一辆适合自己需求的车时,你还愿意自己费时费力地供养一辆私家车吗?由于车的共享大大增加,整个社会车辆的保有量会大幅下降,今天我们面临的各种交通拥堵问题随之会大大减轻,甚至可能不复存在。如果私家车几近消亡,汽车的维修服务业也将发生巨大的变化。由于汽车利用效率的大幅提高,不论汽车使用什么能源,其带来的环境问题都将大幅度减轻,汽车使用所占用的道路场地等资源也会大幅减少。
  信息技术进入到汽车之中已经有很长时间。今天任何一台汽车,都拥有几十颗电脑芯片在支撑其运行。但是在自动驾驶之前,这种信息技术的使用都停留在用信息技术提升汽车的性能与功能的阶段,信息技术仅仅是一个辅助的手段和工具。自动驾驶汽车的出现,将成为一个分水岭。汽车由此脱胎换骨而成为了一个全新的智能化出行工具,成为未来庞大的智能化城市体系中的一个核心组件。3、5 年后,自动驾驶汽车将投放市场,汽车这个工业文明的宠儿,将摇身一变而成为人类开始全面进入信息文明的标志。
  以上我们借助具体的信息技术产品与应用,试图去窥探信息社会的容貌。在上述的产品与服务中,我们能够看到云计算,大数据,互联网,物联网等等当前热门的概念与技术。但是以自动驾驶汽车为例,它绝非是这些技术或应用的简单组合,而是远远超越了这些技术与应用的范畴。我们不能将自动驾驶汽车浪漫地理解为是“互联网+汽车”的结果。它在技术难度上,也绝不是所谓手机 APP 可以相比的。自动驾驶汽车的技术门槛,远非是有着垄断地位的互联网交易,互联网社交或互联网数据分析的企业能够跨越的。它会催生新的服务模式与商业模式,但是它首先是一个借助于计算机、网络通讯与多模态传感,集动态环境感知,复杂模式识别与数据信息分析处理,以及智能化规划决策的尖端信息技术于一身的高技术密集型产品。并且就像当年的阿波罗工程那样,自动驾驶汽车带来的技术突破,将外溢到众多的领域内,产生巨大而深远的社会影响。
  由此我们可以理解,随着信息技术步入自己的青春年华,打开信息产业黄金时代的大门,信息技术产业不仅仅会呈现给社会更加丰富的服务与商业模式创新,而且更为基础也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会看到在日益增多的应用领域内,不断地有新的核心技术与产品大量涌现出来,它们推动着信息产业不断登上新的台阶,进而改变着整个社会。创造这些核心技术与产品的企业,绝不会逊色于它们的前辈如IBM 等曾经的业界巨擘。一个国家,只有掌握了这些核心的技术与产品,拥有一批具有产业基础性核心技术与产品的企业,才能创造出日新月异的新服务与新模式,才能在未来的信息文明中傲视群雄。繁荣来自服务,强大永远根植于技术和产品。不断创新的核心技术与产品,永远是推动一个朝阳产业蓬勃发展的内在动力。 
 
  信息文明进化的思考
  让我们把思考从具象的感受,拉回到文明模式进化的本质上来。从历史上看,每一次文明的跃迁,都不是新的技术简单地去加强和提高已有的社会生产与生活过程,而是在此之上开拓出了全新的疆域。这种开拓对于传统,常常具有颠覆性影响,从而彻底改变了社会的方方面面。 
  如果说工业技术通过可控的能源使用强化了人类在物质世界中的行为能力,从而完成了对农业社会的重构,创造了辉煌的工业文明,那么信息技术将基于对信息的处理与传输,不仅仅会进一步提升我们在物质世界中的行为能力,更为本质和重要的是它正在创造出一个相对独立于物质世界、又与物质世界有着密切联系与相互作用的复杂的虚拟世界,从而使得我们生存空间发生根本性的重构与扩张。   
  物质世界具有严格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自然法则的约束,使得人类无法为所欲为。信息技术创造出来的虚拟世界则完全不同。它几乎不受物质运动规律的影响,而仅仅是人的意识的直接产物。这是一个游离于上帝管辖之外的疆域,不论你心中的上帝是耶和华还是宇宙本体。或者说人就是这个虚拟世界的上帝,我们按照自己的意愿创造了这个世界,我们按照自己的意愿在操控这个世界,它会不断地产生那些符合我们的意愿以及我们自己都无法预料的后果。这个横空出世的虚拟世界将给人类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
  脱离物质的虚拟之物并非鲜见,如文艺作品。但是与物质世界又有强烈互动的确实不多。现代信用货币算是一个。自从货币与黄金脱钩之后,它就像一个难以被降伏的怪兽。有时它像一个天使,给社会经济发展带来强大的动力;有时它像一个魔鬼,带来无法预期的金融经济灾难。借助信息技术,人们创造出了各种复杂的虚拟金融衍生产品,在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同时,也使得财富不断地向少数人的集中。
  信用货币迄今为止的表现,还仅仅只是借助了信息技术比较初级的能力。未来信息技术创造出来的虚拟世界,将会有比此复杂万千倍的虚拟世界的运动变化方式,与现实世界的联系也将是千丝万缕。这种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之间的复杂作用,将使得信息文明与工业文明全然不同。这是人类进入信息文明时必须面对的前所未有的挑战。这个挑战超越了国家,民族乃至信仰。
 
  随着如机器人、自动撰稿软件等各种形式的虚拟与现实结合及纯虚拟的智能化工具的大量涌向,财富在被以更快的速度创造出来的同时,人类也将更多地被从各种体力乃至脑力劳动中“解放”出来。由此带来的就业与社会保障问题,是在工业文明中成熟起来的社会的就业、保障与救助体系无法有效应对的。这些智能化工具的普遍应用,不仅可能导致社会产生更为严重的财富两极分化,而且可能促使人类在智力上的两极分化。 如果说对于前者我们或多或少还有应对的经验的话,而后者则是我们以前完全不曾遇到的问题。  
 
  民族的复兴:人类文明的开拓者
  中国近代衰落的源头是我们错过了工业革命。在工业文明的后期,觉醒了的中国开始了一场持续了 60 多年的艰苦卓绝的追赶。大规模工业体系的建设,使我们走出了小农经济;两弹一星保证了国土 60年的安全;上个世纪 90年代开始的载人航天工程,让我们成为世界上三个具有自主进入太空能力的国家之一;本世纪第一个十年中,通过引进消化创新,实现了高铁历史性的跨越,支撑着“一带一路”的战略宏图;在本世纪初,中断了 20 多年后而重新启动的大飞机项目,力图在不久的将来,实现中国在国际民用航空领域三分天下而有其一的目标。这场历经几代人的追赶,撼天动地,尚未功成,我们又被世界大潮带到了信息文明的面前。一百多年来,中华民族再次遭遇了“千年未有之变局”。 
  在已经相对成熟的信息技术核心领域,我们依然在苦苦地追赶。但是我们不应该让这种追赶遮住我们眺望未来的目光。更不应该让这种追赶成为我们的习惯,而失去在新的领域与发达国家一争高下的勇气。毕竟信息文明才刚刚到来,信息产业的黄金时代才刚刚开始,大量的如自动驾驶汽车那样对社会而言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核心技术与产品会持续地涌现出来。我们绝不应该在这些领域再次成为追赶者。 
  以自动驾驶汽车为例。今天,我们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车消费市场,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车生产国。如果当汽车产业为自动驾驶技术所颠覆,而我们却没有与发达国家同步掌握其核心技术的话,则我们庞大的汽车产业将再次被压迫在产业链的底端,中国市场将再次成为国际巨头的提款机,在自动驾驶汽车推动的社会信息化变革中,我们也只能被动应付,整个国家安全由此将面临更为严重的威胁。如果这种情况真的成为现实,它将成为中华民族在信息文明的初期遭受的一个重大的历史性战略挫败。  
  类似的战略核心领域还有许多,它们远不是大家趋之若鹜的那些带有浓郁商业气息的热点所能反映的。在其破土而出形成热点之前就能握住这些关键核心领域的方向,需要战略眼光;引领这些战略核心领域的发展,需要勇为天下先,甘于寂寞、默默长期的耕耘。 
中国作为唯一一个跨越了所有人类文明形态的大国,要想在曙光初现的信息文明阶段,实现历史性跨越,从工业文明的追赶者上升为全球信息文明的引领者之一的话,中国社会的中坚力量就不能满足于追随者的定位或安于被“倒逼”的状态。 
  迎着人类第四个文明形态信息文明的曙光,处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时期,再次面临“千年未有之变局”的中华民族,如上世纪之初那样,需要一批通古今千年之变,贯东西文化承传,谋天下福祉大局,为万世子孙太平,而居安思危、主动应变、忘我奋斗、知行合一的开拓者。 
  人类不是上帝,但是人类应该有足够的智慧驾驭好自己的创造,信息文明必将是人类文明进程中一座新的高峰。中华民族在工业革命的冲击下经沉沦而重新崛起,必将在信息文明的黎明中实现伟大的复兴,再次成为人类文明的开路者之一。

1.软件IC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软件IC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软件IC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软件IC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软件IC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路66号赛迪大厦八层 (100048) 京ICP证041415号 | 京ICP备05039896号-3 |

免费服务热线:010-88558864 联系电话:010-88558857 010-88558840 传真:010-88558861

Copyright © 1998 - 2016 Softic. All Rights Reserved 软件IC网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1002号

1
3